“60分万岁61分浪费”的大学生活即将成为追忆!

bbin.com

2018-10-28

近日▓,华中科技大学将18名学分不达标的学生从本科转到专科一事,引起公众极大关注▓▓。

“现在大学里▓,有些学生醉生梦死▓,这样是不行的。

”吴岩告诉记者▓▓,本科教育改革的一个思路就是大学要合理“增负”▓、严把出口关,“适度增加不能按时毕业的学生是应该的,本科生有一定的淘汰率也是必然。

”  记者发现▓,“严格”成为此次“新时代高教40条”为本科教育改革明确的一大方向▓。   比如▓,在考试管理上,将“加大过程考核成绩在课程总成绩中的比重”▓,要求“完善学生学习过程监测、评估与反馈机制▓▓。

加强对毕业设计(论文)选题▓、开题、答辩等环节的全过程管理”。 针对以往有反映就是“走过场”的论文答辩环节▓,提出“加强对毕业设计(论文)选题▓、开题▓、答辩等环节的全过程管理,对形式▓▓、内容▓、难度进行严格监控”。

同时▓,在考察形式上▓,强调要“综合应用笔试▓▓、口试▓、非标准答案考试等多种形式”。

  “这意味着平时成绩会更加重要▓▓,以往那种平时不学、考前抱佛脚的学习方式将行不通了。

”清华大学学生刘华宁告诉记者。   但在严格管理背后▓,中国本科教育一直以来的短板还在于“如何让学习真正激发学生的兴趣和潜能”▓▓▓。   吴岩告诉记者▓▓,要实现“增负”,并非是增加课程的量▓▓,而是以提升学生质量为目的,培养学生独立思考的能力。

  记者注意到▓▓,围绕这一点▓,“新时代高教40条”也作了相应的政策设计▓。 比如,探索将辅修专业制度纳入国家学籍学历管理体系,允许学生自主选择辅修专业;推动健全学分制收费管理制度▓,允许学生自由选择辅修课程等▓。

具体到课堂教学上,则提出要“大力推进智慧教室建设”“积极推广小班化教学▓、混合式教学▓、翻转课堂”▓。   “这对学校的课程设计和老师的课堂讲授提出了很大的挑战。 今后的本科教育课程要更多地在难度、深度和挑战度上做文章▓▓。

”西南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副教授唐斌如此解读▓▓。

将被“严格要求”的不只是学生▓,还有老师▓▓。

  记者注意到▓,“新时代高教40条”中有相当大一部分篇幅放在了“全面提高教师教书育人能力”上。

这也是瞄准了此前一直困扰本科教育改革的另一个“顽疾”——老师不愿教书▓▓,不爱讲台爱科研▓。   “国家推出‘双一流’计划已近三年▓▓,时至今日,一些高校对‘双一流’中一流学科的认识▓,依然停留在一些显性指标上,甚至把学科等同于科研▓▓。 为数不少的高校认为▓,只要教师科研做好了▓,研究生教育特别是博士生作为科研生力军能出成果▓▓,实现‘双一流’建设的目标就不远了▓▓,本科教育成为科研和研究生培养的陪衬▓。

”西南交通大学校长徐飞表示▓。

  “教学成绩难以量化▓,不少高校把教师上了多少课时只是作为职称晋升的‘及格线’,真正起决定作用的还是项目数、论文数▓。 ”北京某高校一位不愿具名的教师告诉记者,如果“指挥棒”不调整,这股“教师不爱讲台”的“歪风”就很难刹住▓。

对教师评价体系作出了不少具体的调整  与此同时,“新时代高教40条”还要求,建立教师个人信用记录▓、完善诚信承诺和失信惩戒机制▓▓,加强高校教师教学发展中心建设▓、全面开展教师教学能力提升培训等▓,全方位、多渠道地提升教师教书育人的责任感和能力▓▓。   但在采访中▓,也有一些教师对“新时代高教40条”的实施效果表示了疑虑▓。   “‘新时代高教40条’制定比较宏观,关键要看这种‘同等重要’怎么落地,要有具体政策。 ”上述那位不愿具名的教师表示,此前其所在高校也出台了类似“一票否决”制度,但对教师积极性的调动作用并不显著▓▓,“大家还是把教学当成一条‘及格线’▓,下大力气拼抢的还是科研▓。

比如在津贴分配中▓▓,一堂课课时费200多元▓▓▓,发一篇核心期刊800元,还在职称晋升时额外加分,这种差距不拉平▓▓,导向就很难形成。 ”在建设高水平本科的过程中,还有一个问题至关重要,那就是质量评价体系的构建。

  记者了解到▓,从20世纪90年代中期开始,中国高校广泛开展了质量评估和专业认证工作。

截至目前▓,先后有1100多所本科高校▓、800多所高职院校接受了评估▓▓▓。

但这一过程中,也并非没有短板▓。

  “一是忽视了高校的质量主体地位,质量标准由政府制定、评估由政府组织▓▓▓,高校只是评估的被动执行者和质量保障过程的被实施者▓,缺乏自身办学质量的思考和把控▓▓▓,即便有▓▓▓▓,也是只说好不说坏▓。

二是现在各种质量工程使得高校把工程要求作为质量标准,忽视了自身办学的多样化和个性化,在一定程度上造成了质量建设的短期化和功利化▓。 ”一位长期从事高校质量评估工作的专家告诉记者。 记者发现,在“新时代高教40条”中▓,“加强大学质量文化建设”部分着墨甚多▓,并着重强调要“强化高校质量主体意识”▓,各高校要“建立本科教学自我评估制度”▓,“将评估结果作为校务公开的重要内容向社会公开”。 此外,还将利用互联网和大数据技术,形成覆盖高等教育全流程▓、全领域的质量监测网络体系;推进高等学校本科专业认证工作▓,开展保合格、上水平▓、追卓越的三级专业认证▓。

  “高校不仅要设计标准、学会如何为自己‘打分’▓,还要让这种质量文化观成为深植在每一位师生心中的标准,而不是依附于外部评估。 ”有关专家表示▓▓。   “除了高校自评外▓,‘新时代高教40条’还把评估、认证▓、督导等工作置于质量文化之下▓,让其为高校质量文化生成发展服务▓▓。 ”教育部评估中心院校评估处处长刘振天认为,必须改变长期以来高等教育质量保障的外在性和技术性,使质量真正成为国家▓▓、社会▓、高校以及师生等每一质量主体的内在成长需要▓▓,“质量文化一旦形成▓,又反过来影响质量评估▓▓、认证▓、具体的教育教学工作,这种影响是内在的、长期的▓、稳定的”▓▓▓。